踩踏會用到的肌群

十月 16, 2010

From Cozy Beehive – What Muscles Are You Using to Pedal?

引述自 Cycling Muscles,除了主要的大腿肌群外,臀部(A)在1~3點鐘其實是主要肌群,這也難怪之前跑去桶後溪,回程的時候屁股又酸又痛,而在3~6點鐘才是大腿(B)和小腿(C),還有也是為什麼有時候會大腿後側酸到受不了。

原來如此!

同場加映:

整理房間的一些回憶

五月 14, 2009

放了好久好久的一切,
沉積在桌子底,也許再也不會回來,
像當初抽到麥當勞的Panasonic VS3手機,
趕著去工數小考的路上掉在車上,
跑去附中旁邊的交通警察局報案,
然後說沒有被盜打的話就掰掰了,
很笨的過去。

2009.04.25 一路好走

四月 27, 2009

希望妳在另一個世界可以好好的享受,
希望一切不再會那麼痛苦,
謝謝妳二十三年來對我的照顧,
我還記得小時候那一次傷了妳的心,
可是我其實都還是很感謝妳,
好想再看一次妳笑,
好想再看一次去幫妳按摩妳靦腆的說謝謝,

阿公我們會好好照顧他的,
阿婆妳就放心的走吧…
我聽到爸在最後一刻說「我下輩子還要當妳的兒子」的時候,
我真的也好想說,我下輩子還可以再當妳的孫子…
晚安,阿婆…

影像是個…

七月 22, 2008

以下摘錄自國家地理攝影精技「風景篇」:

「……影像是由三個要素組成:主題、將影像記錄在底片上的操作技巧,及美學上的構圖與光線運用。許多人發現,他們被牽引向一種特定的主題─例如風景、人物、野生動物等因為技術方面的要素具有邏輯性,譬如底片與鏡頭的選擇、如何在不同條件與效果下設定準確的對焦與快門連結、如何使用閃光燈補光…等,所以只要多練習,蠻容易就可以學會。美學上的選擇就複雜多了,因為這牽涉到觀察,且牽涉到個人的洞察力與嗜好。

拍照並沒有一定對或錯的方法,只不過很容易就可以看出有蠍照片就是比其他照片拍得好。照片好的原因之一就在美學上的構圖,讓影像的主題傳達清晰的訊息或發人深省。……」

2008.07.20 一個月

七月 20, 2008

遙想不到的距離卻又是最遠的距離,
一萬三千公里。

謝謝妳,這一個月以來發生了那麼多的事。

在美國的日子有點單調又有點有趣,
單調著每天起床弄早餐,沒有網路的時候就再回籠繼續睡,
有時候再玩玩NDS的太鼓。

有趣的是跟著跑去Gatech圖書館熬夜唸書,
在別人的大學裡跑來跑去
還有跑去GPC的圖書館玩。

美國的天空很乾淨,雲很少,月亮很亮,
幾乎晚上不用靠路燈都可以走路,
晚上騎腳踏車的時候經過一大片的森林還是會毛毛的,
再加上今天又看了Saw,要是出現那張面具肯定會摔車。

2008.03.10 二十二

三月 11, 2008

「春天是他最愛的季節
當微風隨意吹亂他的頭髮
他並不在意身邊世界的吵雜
只想著自己生命中的變化」─陶喆 二十二

「我也許不懂如何製造核子武件 但是最起碼我知道 它有威脅
我也許不懂如何防止暴力事件 但是最起碼我知道 注意安全

翻開報紙 誰做錯事 有些人做了連上帝都無法原諒的事
這些日子 難過的是 有些人根本沒辦法過正常的日子」─戴佩妮 Oh My God

想繞個彎看看其他的風景。

買了相機;但是今天回家的時候,看著路邊的盲人上天橋,卻有種茫然的感覺。

去看了epson百萬大賞,攝影組的準大賞讓我有種在作夢的感覺,
在夢裡面看見的那一些熟悉的既視感,模糊卻又忘不掉的那一些場景,
會讓人惡夢而醒,會讓人開心的笑,會讓人難過的臉孔。
好像其中一個特別獎作者說,我喜歡的是那種笑容中,又帶點靦腆的笑容,是我認為最美麗的笑容,
補捉那1%的笑容,就算是99%的不開心,那也足以蓋過所有的不如意。

不知道要怎麼來做這一次的作品呢?

不是時候

一月 7, 2008

今天在猶豫未來。

覺得現在不是個下決定的時候,
還不到決定該怎麼走的時候,
就讓事情自然而然的發展下去。

無為反而才是有為?

表哥說「總覺得聰明的人就會去唸法、醫,那些是真的會幫得了大家的事業,至於理工呢,…」
沒有繼續說下去。

我說不出什麼東西。

在台灣的人也許羨慕在美國唸書的人,在美國唸書的人,寂寞的像關在籠裡的鳥,

吳俊輝說「你想做什麼之前,先想想你在那個身份的時候你會怎麼做」

蔣友柏說的恐懼與希望說的輕鬆寫意,
我想,可以將自己內心的掌控的那麼明確,也稱得上是個大師。

那條路,總有一天得實行它,但是還沒有足夠的原因去執行。

怎麼樣才分辯得出究竟什麼是愛?

看了日巡者(Day watch)前幾篇,在娜塔拉自己的對白中,
她說她愛父親比愛母親來得多,
這是什麼樣的情感?愛又要怎麼來衡量?

讓我突然很想要看 PS I Love You,
但是找了一個下午到處都缺貨,
大概就只能等寒假慢慢來玩了。

其實嚴肅跟輕鬆也在一瞬之間,
在夜巡者裡面安東(Anton)跟斯薇塔(Svetlana)在虎兒(Tiger)的別墅時的鬥氣,
對比在趕回城裡碰到薩武龍(Zavulon)之後的安東。

「…從這方面來看,生活可謂是金錢的對立面,後者本質上──什麼都不是。」 — 《日巡者》第二篇首節